墙头林立、想到什么写什么的审神者。

【刀剑乱舞】今天的本丸依旧平和2

“你还记得是怎么来的了吗?”

“嗯……我想想……”

髭切眯起眼睛,手指一下下敲打着放在腿上的长刀。千年的记忆已经足够的厚重了,要想起个小小的片段还真是困难。何况他本来就是个不太擅长整理记忆的付丧神。“我记得当时是在庭院里散步……”

“等等,散步?”不是快被刀解了吗,为什么还有空散步?

“走着走着,我穿过了一片小树林,接着遇到了一片大雾……”

“我想着回去,可是大雾中挡住了视线,完全找不到方向。后来听见有谁在叫我的名字……”

“然后我就寻着声音就出现在这儿了。”说到这儿,髭切突然恍然大悟,手握成拳一敲掌心。”这样说来,也许是这座本丸在呼唤我?”

审神者欲言又止。即使隔着层遮住面孔的...

【刀剑乱舞】今天的本丸依旧平和1

所有的审神者都说,源氏兄弟刀中的哥哥是把很好掉落的刀。
相比之下,大概是那个窜得飞快的弟弟比较难找。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审神者今天也在这样的苦恼着。一旁薄绿色短发的青年还在不耐烦地催促:“还愣着干嘛,快点去刀匠那儿啊!”
他唰得掏出张薄薄的纸张,蛇一般竖立的瞳孔闪着惊人的光芒。“这是我费了好大的劲找到的公式,绝对比任何玄学都管用!”
审神者好奇:“膝丸君从哪得来的?”
“我管隔壁的膝丸要的。”
审神者恍然大悟。他想起来隔壁本丸的同事早已在时间政府发布战扩计划的头一天就锻出源氏家的俩重宝。兄弟俩每次演练都被编在同一队伍里,看上去相处和睦,其乐融融。同事的行径不仅刺痛了审神者的眼睛,还让自家的膝丸嫉妒到变形...

【HP亲世代/犬狼犬】恋人未满

“莱姆斯,你喜欢我。”
能在狼人面前用这么笃定语气、把一句没头没尾又自负过了头的话说得理直气壮的,据莱姆斯卢平放眼整个霍格沃茨,也只有眼前的这个人。他忍住心中甜蜜的酸意和犯痒的手心,有趣地撇过脸去看说话的少年,故意踩中语言陷阱。“为什么这么说?”
“这么说你是默认了。”
靠在书架边上的黑发少年狡黠地一笑。他拨弄了下额头前垂落的发丝,帅气的模样至少吸引了三点钟方向和十点钟方向数名蠢蠢欲动的学生。有个毫不在意荷尔蒙放射的好友兼暗恋对象是相当辛苦的。卢平不得不替拥有敏锐感知的自己感到心疼:隐藏的情敌太多,他得小心地引诱猎物,别让这个无知无觉翘着尾巴玩的笨蛋逃跑才行。
于是他默默地一挥魔杖。等借好的魔法书乖乖...

当15岁的小天狼星敲响格里莫广场12号的大门

零零碎碎拿手机码出来的…在油管上loop着HP电影配乐的时候,一些小脑洞不停的冒出来。写个详细点的脑洞,:D

在霍格沃茨读书期间,小天狼星布莱克认识了一生的挚友,和劫掠者其他人做出了不少违反校规的出格事儿,压抑已久的天性被彻底解放。然而布莱克家仍对这个野性难驯的长子抱有最后一丝“挽救”的心态,在十五岁的那年夏天,小天狼星刚下火车就逃离父母亲的眼线,他深知眼睛长头顶上的双亲是绝不会在意站台外的麻瓜们,于是一只黑得发亮威风凛凛的狗灵巧地钻进人群里,越逃越远。
至于行李?当然是交给詹姆代管啦。他朝刚下火车的詹姆挥了挥手……爪,对方露出熟悉的微笑,冲他比了个“上吧勇士”的手势。这个手势常见于各种魁地奇比赛...

HP随笔1号

在看完凤凰的夏天后,我对小天狼星被困在少年时期拼命想逃离的格里莫广场12号有了更多的同情。

原著可能只有寥寥数语,通过别人的眼睛才能得知小天狼星那种被束缚得几近爆炸的孤独。但我真的很想知道,在凤凰社的诸成员在外战斗,留下小天狼星独自一人游荡在脏乱压抑的布莱克老宅是什么心情。

好喜欢那些被逼到绝境,靠着一口不服输的气努力活着的人啊。

美丽与寂寞只有一线之隔的地方。

孤独。

东京御苑,冬影横斜。

金阁寺之景。

日本银座。

1 / 2

© Blade Killer | Powered by LOFTER